广州蓝翔重机有限责任公司欢迎您!客服热线:4008-668-998
野狼Disco被指侵权 律师作者应分得版权30%-50%

野狼Disco被指侵权 律师作者应分得版权30%-50%

作者:admin 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2-14 21:42    浏览量:

可以肯定的是,这首歌在词曲创作上不存在“抄袭”,主要争执点在于伴奏授权合同的权益范围。

2月4日,随着一封律师函的曝光,2019年第一神曲《野狼Disco》再度成为舆论的焦点。

在登上春晚舞台之后,1月26日,词曲作者、演唱者宝石Gem曾发微博表示,将把《野狼挖掘机厂Disco》的全部版权收益捐赠给在武汉的医护人员家属。而在1月15日,上海瀚元律师事务所的律师赵智功给野狼团队发去了律师函——这首歌的伴奏(Beat)作者、芬兰创作人Vilho Ihaksi委托他为自己的作品维权。

宝石Gem在昨日晚间发微博回应了事件经过,否认了“侵权”“抄袭”的说法,并表示,《野狼Disco》的演出登台、电视台及艺人的合法授权是从自己的公司取得词曲授权,与编曲无关。

界面文娱就此向赵智功律师求证,他表示沟通情况属实,宝石Gem所称联系他经纪人的陈先生就是版权方玛西玛国际的负责人,但“数额巨大”并不属实。“没有谈到具体数额,只谈到了分成合作”。赵智功告诉记者,版权问题可能会对这笔捐款产生影响,“目前我们没有收到任何来自野狼团队的正面回应,这笔钱的走向我们也不清楚”。

这是一桩商业纠纷,双方各执一词,《野狼Disco》是否侵权还需要通过法律程序裁决,但可以肯定的是,这首歌在词曲创作上不存在所谓的“抄袭”,主要争执点在于伴奏授权合同的权益范围。

除了野狼团队,赵智功还给英皇、华为、网易云音乐和咪咕等版权相关方发送了停止使用的律师函。网易云音乐回应称,版权部门目前就此事正在沟通处理中,暂时没有可以对外的回复。

去年10月,伴奏原作者Vilho Ihaksi通过朋友联系到赵智功,作者和版权方玛西玛国际委托赵智功给《野狼Disco》相关利益方发送律师函。“《野狼Disco》在Youtube等海外平台上架,因为这首歌在海外发行时标注的词曲作者都是宝石Gem本人,没有提到伴奏原作者,我在台湾的朋友发现了这一问题,就协调联系到了我这边。”赵智功告诉界面文娱,今年1月15日,他发了正式律师函,如果后续对方没有协商的意愿,就会启动正式的诉讼程序。

赵智功表示,Ihaksi的首要诉求并不是打官司,而是解决版权问题。“先不谈赔付金额,我们觉得这个事情是可以合作的,我们不是想要扼杀一首已经这么火的歌,而是希望通过正式的版权合作进行分成,让大家规范化地使用版权。”他透露,一般情况下,作者可以分得30%到50%的所有权。

作为一首说唱歌曲,《野狼Disco》从歌曲的组成上分为词、曲和Beat(伴奏)三个部分。说唱歌词(Verse主歌部分)和旋律作曲(Hook副歌部分)属于宝石Gem的创作,涉嫌侵权的是Beat,也就是歌曲的伴奏部分。赵智功指出,《野狼Disco》的Beat使用的是芬兰音乐制作人Vilho Ihaksi制作的作品《More Sun》,而这首歌最早发表于2018年2月。

《中国有嘻哈》的流行让人们知道了Beat在说唱音乐中的重要作用——它甚至构成说唱音乐的创作动机。随着互联网的发展,Beat的版权授权已经具备商品属性,只要向Beat的音乐制作人支付一定的费用后,就可以拿来录歌。

而原作者Ihaksi已经将《More Sun》的综合性版权(包括独家使用、独家商业开发、独家经纪和独家诉讼)在中国地区独家授权给玛西玛国际,在大中华地区(包含香港、澳门及台湾)任何对《More Sun》的使用,都应当经过玛西玛国际的授权,包括《野狼Disco》。但野狼团队并未联系过Ihaksi 。“《野狼Disco》的商演、广告和春晚,Ihaksi几乎都是最后一个知道的。”

赵智功认为,如果不得不走到诉讼那一步,胜诉的几率很高,只是耗时较长,完整的法律程序可能要走六个月时间。《野狼Disco》第19秒时出现一个男声喊了一声 “Ihaksi”,“那相当于是一个防盗锁,你听到这个声音就证明野狼团队没有买独家版权”, 赵智功解释说。在个人公号上,赵智功还上传了Ihaksi录制的维权视频,在视频中Ihaksi展示了《More Sun》的DAW工程文件。在他看来,如果走诉讼程序,会面对很多普通人难以理解的问题,比如怎么证明这首歌是你创作的,所以必须让原作者展示分轨和工程文件来证明是原创。

对此,宝石Gem昨日晚间在微博回应称,自己曾于2019年7月花99美元购买了Ihaksi作品的非独家Beat分轨,11月当他再度联系原作者说明想买断版权时,原作者先是表示不买断,后来又回复说已经有人买断了。宝石Gem也在直播中提供了购买截图、来往邮件等证据。

宝石Gem透露,在那之后有人联系他的经纪人,说已经买断了这个Beat版权,希望谈合作,需要他再改词、唱一版闽南语版本的《野狼Disco》,并且报了一个数额巨大的分成金额。但当经纪人要求对方出具购买时间和证明文件时,对方迟迟未能提供。

在赵智功看来,虽然野狼团队支付了99美元的授权费,但仍然违反了著作权法中的录音制作者权。因为授权合同中已经写明,原则上禁止大型商业营利性的使用,所以上综艺节目、演唱会都是被禁止的。“这就像,你只付了一个小房间的租金,但是却用了整个别墅”,赵智功打了个比方。

版权主要包含两部分权益,一部分权益是人身权,包含署名权,一部分权益是财产权,强调的是通过音乐获取的收益,现在Ihaksi主张的是财产部分的权益。

涉嫌侵权的还有网易云音乐、咪咕视频等平台方。赵智功解释说,像网易云音乐这样的流媒体平台发行音乐会获得广告收入,而网易云音乐也会分给创作者一部分版税收入。由于歌曲伴奏部分的独家版权不在野狼团队,原作者并没有授权上传到音乐平台,按道理来说,咪咕视频、网易云音乐上的作品都应该下架。

“现在太多平台可以听到这首歌了,如果一一联系的话,我们可能要发几十封律师函,所以只能找几个代表性的平台,其他的平台也在沟通之中。这也是维权难的体现。”界面文娱发现,除了网易云音乐,QQ音乐、酷我音乐、酷狗音乐、虾米音乐等主流音乐平台,抖音、快手、B站等视频平台上都有《野狼Disco》。

侵权问题可以说是音乐行业的顽疾了,近年来最为人知的维权事件可能是李志诉哇唧唧哇。赵智功告诉界面文娱,国内音乐伴奏方面的侵权事件最早发生于90年代——蔡国庆在春晚上演唱的一首歌曲也出现了类似诉讼。 “Beat方面的侵权也很常见,但是很多人没有能力维权,大多数情况下都是不了了之了。”赵智功告诉界面文娱。

去年在海外流媒体平台上火爆一时的歌曲《old town road》也涉及到类似问题,赵智功认为,《野狼Disco》的侵权可以看作《old town road》侵权事件的翻版。“原本词曲作者只花了30美金买歌曲伴奏,后来他和伴奏作者签了协议,分了版权。”

出生于1986年宝石Gem可以说是说唱圈儿的OG了。早在2005年,他就和几个说唱爱好者共同建立了吾人族,后来成立厂牌吾人文化,这个厂牌主做中国风说唱,是那个时期东北地区最具影响力的说唱厂牌。但遗憾的是,那时说唱文化在国内还在生根发芽的阶段,说唱爱好者大都难以靠做音乐谋,宝石Gem也一直穷困潦倒。

2016年,综艺《中国有嘻哈》的播出成为宝石Gem人生的转机。这档节目播出后,他萌生了要通过做快手说唱赚钱养家的想法。2017年10月,宝石Gem发布了专辑《你的老舅》,将说唱和蒸汽波风格融合,其中就包括了《野狼Disco》。但宝石Gem并没能在这档综艺中脱颖而出。他参加了2018年的《中国新说唱》,然后止步于海选阶段,在第三季的《中国新说唱2019》,宝石Gem顺利通过海选,但在60秒环节还是被淘汰了。在随后的复活赛上,他演唱了《野狼Disco》。

在上节目之前,这首歌已经在圈儿内收获了一些好评,但仍只限于小范围传播。《野狼disco》没能完整出现在《中国新说唱》正片,但节目还是引发了歌曲的第二轮传播,《野狼disco》开始在大众层面流行了起来。

“左手画龙,右手画彩虹”在短视频平台上以各种方式被重新演绎,罗志祥用《野狼disco》做BGM的舞蹈视频在抖音的播放量超过了400万,结合短视频平台的运营和推广,神曲就这样诞生了。《野狼Disco》火了之后,宝石Gem又对内容进行了重新编排,比如找来了陈伟霆合作混音版《野狼Disco》,用正宗的粤语代替了原版中的东北味儿粤语。

作为一种流行文化现象,关于这首歌和东北社会文化的讨论也开始进入主流媒体的视野。宝石Gem曾透露,90年代,《野狼王的士高》是东北歌厅里最流行的曲子,在这首歌里,他描摹了自己记忆中的迪厅印象,年轻人喝酒、蹦迪,粤语歌勾起回忆。乐评人耳帝给与这首歌高度评价,他认为《野狼disco》最初的版本无可挑剔,“它有写实、有幻想,有市井生活、有浪漫诗意,有诸多延伸、有言不尽意,有神来之笔”,是“一首真正打通普罗大众与知识分子阶层,市井审美与精英审美,戏谑与严肃,明星自娱与大众狂欢,土味文化与地域文艺之间的歌曲”。

宝石Gem曾在接受界面文娱采访时提到“东北文艺复兴”的概念,过去一年来,这个说法在东北经济衰退的背景下被赋予特别的意义。凭借《野狼Disco》,宝石Gem还和快手上的短视频创作者老四、东北作家班宇一道被网友们称为“东北文艺复兴三杰”。今年1月,他还和老四、giao哥等东北短视频红人合作了新歌《老铁情歌》。

得益于神曲的影响力,宝石Gem的商业价值也在过去半年间大幅提升。现在宝石Gem微博粉丝已经超过百万,在登上春晚舞台之前,他活跃在各种访谈、见面会和音乐节上,参与了爱奇艺尖叫之夜、腾讯视频星光大赏等头部视频网站的年度活动,还参与了综艺《吐槽大会》第四季、央视大型文化音乐节目《经典咏流传》等节目的录制。

与此同时,《野狼Disco》仍然延续着旺盛的生命力,衍生出了人民海军版、法官版等诸多版本。早在春晚之前的跨年之夜上,各大卫视就开始争抢《野狼Disco》,江苏卫视请到了陈伟霆和宝石Gem,湖南卫视用腾格尔搭档杨幂,东方卫视上的版本则是周深和李克勤的合作。大张伟说过,破圈的标志就是上春晚。终于,在2020年春晚,宝石Gem携重新编排的《过年Disco》和陈伟霆、张艺兴一同登上了春晚的舞台。

律师函曝光之后,有人评论道,“中国无嘻哈”。就目前的情况而言,《野狼Disco》是否侵权还需要通过法律程序裁决,但无论如何,这首歌在词曲创作上不存在所谓的“抄袭”,而极富特色的词曲部分对于这首歌的走红同样重要。

说唱文化在国外已经存在三十多年了,但在国内还属于新鲜事物,因为《中国有嘻哈》的带动效应,很多年轻人开始关注到这个领域,但这个初兴的行业也面对了太多的不确定因素。《野狼Disco》另辟蹊径,成为2019年最火的说唱歌曲,但在神曲之后,本土的原创作者们还需继续努力。

下一篇:没有了
友情链接: 唐式服装 机械制造 时鼎钟表 广州展览设计   

在线客服 :     服务热线:4008-668-998     电子邮箱: 329465598@qq.com

公司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南沙区300县道附近

关于蓝翔 二十五年来,蓝翔不懈努力,在全球各大洲致力于积极的变革,促使可持续进步成为可能。蓝翔已连续十一年被列入深发展可持续发展指数。作为全球1000 强企业,蓝翔是建筑工程机械、矿用设备、柴油和天然气发动机、...

2002-2019 广州蓝翔重机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